“血液人”的援鄂故事|朱剑辉:我们是全国转战方舱医院最多的援鄂队伍

来源:新浪浙江、后勤服务部、浙江省血液中心 作者: 俞美玲、朱剑辉、郑珊珊 发布时间:2020-04-24

2月初出征,

3月底归来,

历时56天,

安全行驶三千多公里,

多少艰辛与不易,

多少温暖与感动。


        今天,让我们通过问答的形式,一起聆听浙江省血液中心后勤服务部朱剑辉的“援鄂故事”,一起感受“血液人”在抗疫中那些不为人知的感人瞬间!

Q1:您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出发支援武汉吗?

       2月3日晚上7点多,我正在家中陪孩子写作业,突然接到科主任打来的电话说,省卫生健康委这边有一个任务,需要我第二天一早跟随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一起出征,支援武汉。尽管是临时接到任务,但是,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,因为我曾参与驰援“汶川大地震”、“利奇马”台风等多项救援任务,积累了一定的经验。

       同时,我也很荣幸能成为这支由31名队员组成的救援队伍中的一员。在队长的指挥和领导下,队员之间团结合作,有困难就上,有硬骨头就啃,我们的这支队伍还被国家卫生健康委评为优秀团队,两名队员被评为优秀工作者。



Q2:在援鄂期间,你主要负责哪方面的工作?

      我们所在的浙江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相当于一所移动医院,救援装备全部展开后,其服务能力等同于一所二级医院,队伍中每辆车都有不同的功能。我主要负责驾驶水电油保障车,这辆车有21吨重,里面装的是柴油和水,可以维持一个二级医院的正常供给,所以,这辆车还是比较重要的。

       此外,我还开过救护车,救护车需要速度快一些,会进行标本转院这些工作,每次运送标本后严格做好车辆消毒,做到一次一消毒,保障消毒后四十分钟再用车。我也担任过中巴车的驾驶员,主要是在队员临时要出去上夜班,或者一个团队有紧急任务的时候开。接送队员上下班时,不管刮风、下雨、下雪,还是深夜或是凌晨都,我们都会提早在酒店和方舱医院门口等候,确保准时发车。为了保持队员乘车环境舒适,我们都尽量提早发动车辆打暖气,给中巴车严格消毒,车上备齐手消液,供队员们上车时使用,等队员下车后,不论多晚都对车内进行严格的消毒,包括地面、每个座位及扶手等统统擦拭一遍。

        同时,我也驾驶过省人民医院何强副院长的指挥车,他是我们的队长,由于他的工作和休息时间不固定,我们需要跟着他随时待命。

        援鄂期间,我们先后转战4个方舱医院,包括江汉方舱、黄陂方舱、光谷日海方舱和袁家台方舱。每转一次方舱医院需要搬运大量物资,“搬一次家”需要忙上好几天,累上好几天,物资又多又重,我们不仅开车更是充当了一次次的搬运工,但是,大家总是默默完成,毫无怨言。

       浙江紧急医学国家救援队也是全国28个省队转战方舱医院最多的队伍之一,我们队伍累计救治病人4000多人,到撤离时31名队员全部零感染,为武汉疫情防控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和积极的贡献。


Q3:在过年期间前往湖北支援,当时身边的家人、同事是什么态度呢? 

       我爸爸是非常支持我的,他说,国家有需要,我们应该要挺身而出。我妈妈相对比较担心,但是在国家需要我的时候,但凡我能够贡献一点力量的,那我也需要去的。

       在武汉的每一天,我每天都会打电话跟家里报平安,让家人们放心。每次通话时,我都和他们说,我住得好、吃得好、工作也得心应手。我怕他们担心,所以对于工作上的危险总会避重就轻,能不说就尽量不说。

       与此同时,中心的领导和同事也都非常支持和关心我和我的家人。在武汉期间,中心每周都会派同事去我家里送菜、送米、送口罩等,家里电脑坏了,还借电脑给孩子学习用,一刻也没耽误女儿学习。中心胡伟主任、陆新成书记、陈江天副书记等领导也经常发来慰问短信,鼓励我在前线好好工作,同时也提醒我要注意休息。我感觉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背后有个强大的“血液中心后援军团”在支撑着我。



Q4:为什么你们会转战这么多地方进行支援呢?

       我们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直接领导的国家救援队,所有的重装设备都在我们车上,一个车队一起走,就能马上变成一个紧急救治队。

       我们在建设方舱医院方面也比较有经验。前期的江汉方舱从2月5日开始建立,然后,2月5日当晚就开始收治病人了。这边收治满了之后,武汉黄陂区那边病情也很严重,需要紧急派遣一支队伍过去。因为我们比较有经验,所以我们就到那边重新建立了一个新的方舱医院。

       也正因为队伍的工作经验比较丰富,所以相对来说我们后勤保障的工作强度就增加了。我们转战的话,很多队员的个人生活用品,还有防护服、手套等物资都是要全部转移过去的。当地没有这么多的物资,浙江省为我们准备了物资车,这些都要随队进行转移。


Q5:在抗疫一线工作期间,你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?

       主要是因为新冠病毒看不见摸不着,传染性又非常强,周围的人保不准哪一天就被感染了,可能前一天还在跟谁一起吃饭,后一天就传来对方被确诊感染的消息,我置身于疫情“震中”,随时可能中招,内心确实非常害怕。但是,一想到一直在默默支持我的家人和同事,一直在默默付出的“战友们”,似乎拥有了更多勇气和力量。


Q6:援鄂期间,让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事?

        2月19日,那天我们转战武汉黄陂区,运送物资的工作强度非常大,几乎可以说是最劳累的一天,冬天身上穿的衣服又比较多,全部都湿透了,衣服湿透之后还接着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。之后,我就感觉喉咙痒,有点不舒服。结果当晚我就发烧了,体温达到38.4℃。 随队医生给我配了药让我好好休息,如果体温不降下来,就要带我去医院做CT、做核酸检查。

       我害怕自己被感染,晚上都做起了噩梦。因为从单位出去的时候,中心要求我们首先要保障好自己,一旦出事就要送回浙江进行治疗。我很怕自己完不成任务,还给浙江的整个救援队带来不好的影响。

       因为有发热的情况,我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在房间,队友们都在忙碌,也不能见面,此时,中心主任、科长等领导都打电话过来慰问和关心我,嘱咐我注意休息、多喝水、不要再受凉,不要有心理压力,接到电话时,我哭了,心里却是暖暖的。后来,我的体温也降下来了,确认只是普通的发烧,慢慢恢复过来后,我又重新和队员们并肩作战了,但是这段经历还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。



Q7:您觉得在抗击疫情过程中,血液保障工作有什么样的重要性呢?

       真的非常感谢,在我支援武汉期间,科室的同事们为我分担了大量的工作。在出发去武汉之前,也就是过年期间,我们中心的工作人员也都在上班,一线的同事也都在随时待命,因为临床上仍有许多病患(如白血病、意外伤害、大出血孕产妇等)急需血液拯救生命。尽管受疫情影响,血液采集量急剧下降,采集难度加大,但是我们依然坚守岗位,攻坚克难,做好战疫后方的保障工作。我们严格按照要求对献血场所进行消毒,对献血者加强征询,利用信息化手段采用预约献血,分时分段采集,在保障献血者健康和安全的同时,全力保障临床用血。同样的,湖北的血液中心,他们也在坚守自己的岗位。

       危重新冠病人的治疗很多都需要用到血浆,我看到我们中心从后方传来的照片,工作人员都穿着防护服,在给康复的新冠病人采集血浆,这项工作也是很危险的,我也很佩服他们。血液是维持人体各项生理机能的重要保障,康复者血浆不仅对危重症新冠病人救治有积极作用,对相关研究工作也非常重要。疫情期间,很多爱心“蒙面侠”突破重重关卡到各个献血点上参加献血,只为帮助更多急需血液救治的病患。所以,血液保障工作对整个抗疫工作来说都有着重大的意义。 

       无畏艰险,勇往直前;不惧风雨,冲在前线。热血的抗疫英雄,感谢您的无私奉献和默默付出;热血的抗疫英雄,感谢您赋予我们战胜疫情的勇气和力量。前路艰险,我们风雨同行,致敬每一位抗疫英雄!

返回
返回首页

献血热线:0571-57888114
监督电话:0571-57888000

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建业路789号

 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4392号 ICP备案号:浙ICP备05079811号

© 2020 浙江省血液中心 版权所有。

技术支持:广东穿越医疗科技有限公司

关注我们

X

* 手机号:

* 验证码:

确定